ope体育手机版登录

弄潮“新基建” | 太极股份:发力“新基建” 打造数字中国的底座
发布时间:2020-04-21 作者: 霍娜 信息化时代


先是社区疫情防控完全靠纸卡人工,后是复工之后想要进门的万“码”奔腾,新冠肺炎疫情让人们重新审视信息技术在经济社会中发挥的作用,思考到底需要怎样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近日,从中央到地方,政府紧锣密鼓部署“新基建”。那么在“新基建”背景下,信息技术该如何建设才能真正发挥作用,数据共享应用该有怎样的水平?如何理解“新基建”的意义与价值,企业在“新基建”窗口期能提供哪些服务,面临哪些发展路径与难点?针对上述问题,《中国信息化周报》记者于4月1日独家采访了ope体育手机版登录(简称太极股份)总裁吕翊,听他对“新基建”的认知理解与发展思路娓娓道来。


“新基建” 长期积累过程中一次顺势而为的加速


3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强调,要加快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新基建”)进度。新基建包括5G基建、特高压送配电、城际高速铁路和城际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区别于传统“基建”,“新基建”主要发力于科技端,内涵更加丰富,涵盖范围更广,更能体现数字经济特征,能够更好推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


该如何理解“新基建”政策的出台?


疫情对投资、消费、出口这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影响深远。今年第一季度已经过去,消费、服务业所受影响不必多言。全球疫情形势严峻,又对外贸出口产生了致命的影响。我国何时能真正全面复工、社会完全正常、经济恢复运行,还不明朗。吕翊认为,国家层面紧锣密鼓推进“新基建”,一定也有部分原因是出于对今后一段时间经济形势的考量。在他看来,“新基建”的提出不是一个突发的、临时的决定,七大领域是过去也一直在做的事情,这是在长期积累过程中顺势而为的一次加速。


太极股份作为IT服务领域的“国家队”,多年来深耕政府和行业数字化建设,引领行业智能应用、助力数字中国建设。吕翊更愿意从数字中国角度来谈有关“新基建”的问题。他认为,中国已经进入数字化时代,“新基建”将是数字中国建设的重要支撑。去年的中美贸易摩擦加上今年的疫情,给经济发展带来较大的不确定性。国家在这个时候集中强调“新基建”,恰当其时。


当前,中国的网络、高速公路、铁路等基础设施建设整体水平已取得很大进步。“新基建”所涉及七大领域,有些是跟原来的基础建设相关,比如特高压解决的是能源服务与效率的问题;有些不直接相关,像工业互联网要解决的是制造业如何向更强、更有生产力的方向不断演进,如何提升中国制造业水平的问题。疫情可能让全球经济陷入停滞甚至出现倒退。我国可以趁这段时间修炼内功,等疫情过后实现超越,让国家软实力真正赶上去、竞争力真正领先。从这个角度看,国家在这个时间点选择去做“新基建”、进行这样的投入和布局是有重大意义的,吕翊强调。


至于记者提出的“新基建”是否也会带来重复建设、资源浪费的问题,吕翊表示,由于各地方、各领域理解能力、规划能力不同,还有实操过程中的问题,可能或多或少会出现相关问题,但不会是主流。我们应该关注的是“新基建”为谁服务和要达到怎样的目标,把这些问题搞清楚就能克服,甚至杜绝负面现象。


数据最关键 做好数据的生产、联接、储存、治理与运营


当记者问到太极股份在“新基建”七大领域的业务布局时,吕翊介绍,太极股份在这些领域或多或少都有参与:在大数据中心、工业互联网、5G、人工智能这些IT领域,太极股份是直接深度参与的;在新能源汽车、高速公路和轨道交通、特高压等领域,其建设也是离不开信息化的。比如太极股份跟国家电网等能源企业已有很长时间的合作,所以在特高压输电相关的业务中太极股份也会参与。但他更愿意从另一个维度来讲述太极股份的发展布局与角色定位。


在他看来,更应该从数字中国建设角度来理解“新基建”的主要作用,“新基建”将是中国数字经济的底座支撑。无论是“新基建”还是数字中国,其实要做的核心动作就是通过泛在的联接实现对数据资产的有效运用。吕翊介绍,一直以来,太极股份的一个核心观点是——未来数字世界和数字时代的竞争会变成围绕数据资产经营能力的竞争。数据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他认为,太极股份将持续关注数据产生和运作的整个生命周期中的五个重要层面:一是数据的生产,二是数据的联接,三是数据的储存,四是数据的治理,五是数据的运营。在这五个层面,太极股份一直在不断积累发展。


第一,数据生产。在这个层面,太极股份有一些行业业务应用,在数字政府、数字企业和数字国防三个领域都有较全的业务覆盖。特别是在政务领域占据了行业至高点,推动了国家级的互联网+政务服务体系建设,给各级政府提供云计算和大数据应用服务。这些行业应用是产生数据的重要来源,当然数据来源还有社交数据、电商数据等很多来源。可以想象,科技的不断进步将产生出愈来愈多的数据,数据的价值将不可限量。


第二、数据联接。5G是这个层面最新的核心技术,而结合5G以及其他网络及信息传输技术,并充分借助中国电科的“电科开物”物联网开放体系架构,太极股份有效地实现了对城域物联数据以及制造型企业的生产过程数据等海量数据的泛在互联,大力拓展了政府与企业的可应用数据集合,使得更多的数据摆脱了孤岛的桎梏,真正实现了物联、数联和众联。


第三,数据储存。在这个层面,主要体现在大数据中心的建设。太极股份在数据中心的设计、建设和运营服务方面有大量积累和很多的成功案例。2019年,太极股份承担了很多大型数据中心建设项目,为大数据中心领域发展奠定了比较好的基础。2020年太极股份将继续在这一领域发力,持续推动。即便是在按下暂停键、工程建设基本处于停顿状态的一季度仍有合作签约,也证明了客户对太极股份的信任。


第四,数据治理。太极股份有自己核心行业应用能力,可以在获取数据后实现数据的治理聚合,对于在工业互联网平台领域通过边缘端获取的工业企业的生产制造数据,在各省市云数据中心获取的相关政务数据,在城域物联网获取的城市物联数据,都可以实现有效的汇聚与治理。这些数据获取、清洗、整合的工具、数据治理的平台,给太极股份带来了对数据有效治理的核心能力,为后续对数据开展应用和运营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


第五,数据运营,即数据的应用利用和价值实现。继2018年承担国家“互联网+政务服务”平台,2019年太极股份作为总集成商与腾讯、阿里巴巴、华为等合作伙伴共同实施了国家“互联网+监管”平台,提供顶层设计,为国家提供整体服务,是对政务数据面向监管视角的综合再利用平台;太极股份的工业互联网TECO平台基于工业数据,利用人工智能技术构建模型,做数据应用;太极股份的智慧城市IOC做智慧城市相关数据主题的远程控制和展示。吕翊把这些统一归类为是对数据的应用运营。对数据进行再一次的挖掘,发挥数据的价值,还可以产生一些其他的数据衍生服务业务,比如太极股份在交通行业的高速公路的数据,以及贸易便利化业务基于港口和海关的企业海运和通关数据的利用。


吕翊从数据生产、数据联接、数据储存、数据治理和数据运营五个层面,从数据运转的全生命周期介绍“新基建”背景下的太极股份的布局和业务能力,这五个层面对应七大领域都有交叉,比如5G是物联网对边缘端数据获取和传输的重要工具;大数据中心,既包括物理数据中心也包括逻辑层面上的数据汇合治理。吕翊认为,与其纵向上区分界定在七大领域业务布局,不如横向上从数据资产运转的五个视图层面去看,因为我们已经走到数字化时代,各项技术不同行业领域都在深度融合,在做好原有垂直领域业务的格局下,要做好原有业务流程的数字化转型,从而能横向拉通,充分运用数据产生业务价值。


搭建生态 把握核心 做客户数据运营大管家


对于“新基建”重要的窗口期,太极股份面临着难得的机遇,但挑战更大。吕翊表示,七大领域范围广泛,任何一家企业也不可能全覆盖,大家都面临取舍。太极股份对工业互联网和大数据中心两个领域的投入非常大。2019年太极股份成功发行了10亿元的可转债加速创新业务的投入。未来也将持续投入更多的资金大力促进相关领域业务的发展。


同时,“新基建”是风口也带来更多竞争。在数据全生命周期,竞争厂商非常多,无论是传统IT厂商,还是互联网厂商,甚至是过去的用户甲方都在介入发展数字化业务寻找商业机会,竞争会非常激烈。而更大的难点还在于面向数据全生命周期管理与应用的技术投资非常大,成本非常高,且前期投入在短时间内不会有明显成果、产生收益。


因此,要弄潮“新基建”,企业必须围绕数据发挥自己最核心的能力。吕翊认为,谁能拥有数据或者能很好地运营数据,就会在数据产业生态链里成为龙头,吸引更多企业聚焦在专业领域提供各自服务,从而形成多角色共生的产业生态。太极股份要做的就是成为客户的数据大管家,替政府及企业客户守好数据、用好数据。过去,太极股份是帮客户采购设备搭建系统,把每个系统统合起来;现在,太极股份要做的是帮客户打通系统里的数据,形成聚合,挖掘数据价值和潜力。


数据的互通共享、强化应用是当前的产业发展焦点所在。在疫情中也出现了大数据作用发挥不足,社区防控靠人工,智慧城市不智慧等问题。在吕翊看来,疫情中出现的这些问题,整体来看还是联接的问题。因为联接不通畅,导致没有可用的数据或者说数据的应用不充分。而之所以联接不畅,是因为过去的信息化建设思路是解决一个条线、某个领域或者垂直纵向业务的问题,就是所谓的“烟囱式”系统建设导致的信息孤岛问题,没能横向拉通。体现在这次疫情处置中,并不是信息系统本身存在多大问题,还要思考机制流程的问题,需要建立一种判断、互动、关联的机制,才能产生效果。


在吕翊看来,“新基建”如果还是按以前方式来做,就避免不了重复投资的问题。如果不做横向数据挖掘和集约化运营,问题会长期存在。所以国家要建设一体化的国家大数据平台。在这个方向上,太极股份的观点是,顶层设计上应该是物理分散、逻辑集中的,就像面对疫情国家采取的联防联控机制一样,各垂直领域系统不需要重建,而是要解决如何在数据治理层面有一个横向打通的指挥体系,打破条块分割,进行统一规划。


做国家大数据平台,数据安全是重中之中,需要政府认可,所以一些国有企业集团会占优势,比如太极股份是中国电科控股的高科技企业,会有一定的竞争力。在大的平台之上,还会需要有一些企业提供专注领域的应用,或者是一些技术工具等,这样的企业会非常多,形成共生的生态链。


迎接数字化时代,太极股份的策略是横纵混合发展模式:一方面在横向上,继续发挥集成商的优势,做客户信任的数据运营大管家,在政务云、政务大数据等领域实现横向对数据本身的储备和积累,甚至是运营;另一方面在纵向上,为一些行业领域提供基于数据的智能化解决方案和服务,以数据本身的加工和利用创造商业价值。同时,通过对行业纵深的不断深化,既可以积累行业客户的口碑,又可以积累行业的应用数据,对后续横向做数据运营提供更好基础和更多机会。如果从平台运营角度和纵向的业务应用角度看,两者有矛盾冲突时,太极股份的选择将是倾向于前者。即便在纵向上,太极股份也不会全覆盖,而是会选择自己擅长的核心领域,做到为服务者服务,以开放的心态与其他生态伙伴合作。


未来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就是对生态的领导力。未来的生态龙头企业要么是本身能够产生很多的数据,要么是对数据有运营权利和运营能力。在生产数据方面,腾讯的优势在社交数据领域,阿里的优势在大众交易数据领域,太极股份的优势则是在政务公共服务和企业生产管理数据领域。企业能够做到基于平台提供数据服务,也就是具有数据资产发掘变现的能力,运营数据生产价值,必将是至关重要的竞争力。


简而言之,面对数字化未来,太极股份要以现有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云与数据服务、行业智能应用等业务为基础,发力“新基建”,面向数据生产、数据联接、数据储存、数据治理和数据运营的全生命周期,支撑打造未来社会的数字底座,做好政企客户数据的运营商,为数字中国贡献太极力量。



电话:010-57702888

邮箱:taiji@mail.taiji.com.cn

点击
留言
Baidu
sogou